海豚乐乐 | 影子老师入校支持纪事(一):我愿成为那道光

发表时间:2024-04-29 16:34

   我是海豚乐乐的小张老师,作为一名从事了多年普校教育的人,之前虽接触过一些特需孩子,但大多是从心理层面进行辅导。我曾想通过绘画、沙盘探寻他们潜意识里的某些症结,但深入的探寻是在角色转换之后。我成为了一名入校支持老师,又称“影子老师”。


       我要说的这个个案是一名可爱的小女孩,名叫溪溪,就读于海淀区某所小学。圆嘟嘟的小脸和温顺的性情,为她赢得了很好的人缘。高功能的她,虽在父母的辅导下也能跟上学业,但稍加观察,就会发现她缺乏人际交互意识,语言简单,注意力容易转移。而且由于自身发育上的迟缓,唇舌肌肉、精细动作、粗大动作,都很薄弱,绘画方面自然也是受限的。


       由于这些方面存在的问题,溪溪在校起初很难自发与伙伴交流,同学主动和她说话,宝贝回应也较少。好在班里同学们都很包容,但见溪溪不理自己也不免感到无奈。而且跟随队伍行进时,溪溪时而忍不住东张西望,时而停滞不前,若是没人介入就会被落下好远还不自知。这一个班四十来人,稍不注意,溪溪就不知道丢在哪里了,上下楼间还会有摔倒的风险。


       基于这些情况,在制定IEP计划时,便对人际交互更为关注,同时就队伍行进也要为将来的撤出做好前期工作。


       刚开始,考虑到溪溪只能叫出班里两三个同学名字,不利于她在校的人际交互行为,便提取人物特点帮助她多去识记同学。此外,我也会利用课间操和午休时间多多与溪溪交流、玩耍。几个星期下来,宝贝的确更喜欢与亲近的人交流了。


       可溪溪与同学的人际交互依旧很少。而且认识同学对溪溪来说难度可是不小,除了总是叫混外,忘性还很大。在我与督导老师一同分析之后,意识到溪溪是有一定表达能力的,之所以交流这么少,很大程度是因为她不想。因此,与其执拗在增加认识同学的人数上,倒不如想办法激发溪溪人际交互的欲望。


       转变了思路,我便及时调整了干预方法。利用休息时间,我教会了溪溪几种拍手游戏,其他同学见我们玩,自然也会好奇便上前询问。借此机会,就能让溪溪简单说明玩法,之后便可以让她主动邀请同学一起玩了。与此同时,也会设定好代币奖励制度,强化溪溪邀请同学发起互动的行为。


图片

图1   溪溪能在同伴提示下担任领读员          


图片

图2 同学在肢体辅助溪溪做投掷动作


       随着一学期的结束和新学期的开始,溪溪对同学的回应逐渐多了起来,虽还叫不出同学的名字,但愿意去找伙伴玩了,而且主动问好的意识也越来越强。孩子妈妈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。可好景不长,新学期才过了几周妈妈就焦虑起来。偶尔放学时和妈妈交流,不难发现,见到溪溪的进步,妈妈对孩子的期望也随之增高,学业方面也是如此。我也会顺势疏导妈妈的情绪,提示孩子虽有进步,但各方面的培养不能操之过急。


       但内心的情结怎是简单说两句就能解开的呢。在开这学期IEP会议时,父母便提到了溪溪在家写作业拖延严重的问题。其实,上学期我就发现了对宝贝来说很有吸引力的地方——教室中的读书角,这也为我辅助她完成校内作业提供了很大助力。但在家必然不同于学校,父母较高的期待无形中成了溪溪的压力,进而产生了一些问题行为。督导老师在会议上便引导家长意识到了欠妥的行为,我也在学校尝试了更能调动宝贝自发性的干预方法。相信在我们共同的配合下,能缓解溪溪的压力,保持她较好的学习状态。


图片

图3 科任课上溪溪在自觉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


       通过这件事,比起与外界人际交互很少的孩子,我发现往往家长的情绪和观念更容易被大环境影响。别人的眼神、对自己孩子的评价、孩子与同龄人的差异……即便细微,也很容易被特需孩子的家长捕捉到,进而激起内心的涟漪。他们也是需要被理解被安慰的。


       作为影子老师,我们既要建立与孩子的良好关系,更要赢得家长的信任。在家校共同努力下,让孩子可以在多元环境中有效互动,我们的工作便有了更深远的意义。




亚运村中心
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街道文化服务中心三层308
万寿路中心
北京市海淀区翠微路2号院中国印刷科学技术研究院西院7号楼恩多教育104室
400-668-0910